吴哥行,拥抱变永恒(旅人心语)

文章正文
2020-01-12 19:21

  图为吴哥窟远景。
  影像中国

  相遇有缘分,拥抱变永恒。在纸上见到柬埔寨吴哥古迹就是一种极美的缘分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我策划出版了由季羡林先生主编的《东方文化史话》,书中诸多篇什犹如琳琅满目的珠宝长廊。在这长廊里,东南亚史学家陈玉龙先生撰写的《东方四大奇迹之一——吴哥古迹》给予我极美的感受。陈先生笔下的吴哥城和吴哥寺就像神仙世界一样,引领我入得其内,流连忘返。从此,我心与吴哥间系了一根仙绳。己亥正月,我到了柬埔寨暹粒省,终于在30多年后与吴哥见面了。自此,吴哥融入我的生命。

  人们常说的“大小吴哥”包括大吴哥的吴哥城和小吴哥的吴哥寺两地,一共有600多座各种式样的建筑物,主要是一些精美的石刻浮雕和雄伟的石塔等(下文简称“吴哥”)。这些建筑物散布在大约45平方公里的茂密森林中,全部结构不用寸金尺木,都由巨大石块垒砌而成,有的石块重达8吨以上。

  吴哥城是一座古老方城,城内有广阔的街衢和形形色色的宝塔、寺院、拱桥等。皇城有5座外门,每门竟高达20米。通过外门入内,在连接庭廊路道处还有高低不同的门。当年在这些地方进出的人们早已化作泥土,可他们脚下踏过的门,许多还挺立在原地;即使周围墙体已经坍塌,犹有完整的石门框不愿倒下。

  吴哥之门令我遐想。看门的形状,看门后的残塔,看门边的雕刻,看门上的蓝天白云……我在纸上咏叹道:古往今来多少事,翻山越岭到庙堂,阊阖启闭犹披卷,岁月轮回似奏章,柱壁无诗雕作美,庭廊落影鬼风扬,一声浩叹出幽梦,又见残垣话短长。

  在吴哥神话中,“乳海翻腾”这一节可歌可泣。该神话中湿婆、毗湿奴、梵天以及众神众魔、飞天月神纷纷出场,演绎人类之本来面貌,亦即善恶并存焉。吴哥寺和巴戎寺都有“乳海翻腾”之壁刻长卷,尤以前者为胜。我也见吴哥城门前神魔分为两队,各自抓蛇搅海。不少神魔像的头已被切割掠去,显现出残缺美,而巴戎寺中众多四面佛雕像则幸存下来。据说四面佛像是依照柬埔寨最著名的国王?耶跋摩七世本尊而作。

  吴哥寺是一座古刹,当地传说建筑之神毗首羯磨用巨石一块块垒成的吴哥寺为“天工”。人们也常将吴哥寺叫做“吴哥窟”,以此彰显其雕刻之多、之美。吴哥寺每块石头上都有浮雕。从塔身、塔尖到门楣都缀满了莲花蓓蕾形的石刻,有1万枚之多。寺内有3层台阶,每层的四边都有石砌回廊,其殿柱全是浮雕。第一层“浮雕回廊”四周约800米长,有八九十幅浮雕;其题材以古印度史诗《摩诃婆罗多》和《罗摩衍那》中的神话为主,雕像中的天堂地狱和世俗生活千姿百态,栩栩如生。

  在吴哥寺内的主殿可以看到一座类似金字塔的三阶层台基,台上筑有5座尖塔,中央一座最高。在登上吴哥寺第三层台阶后,5座精雕细琢的圣塔仍然在视野上方,像是摹画蓝天白云的5支巨笔。

  一些长在寺庙内外的古树亦堪称奇观,引得无数游客驻足观看,盘桓琢磨。古树已经与寺庙融为一体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密不可分。仿佛没有了古树,寺庙就会坍塌;倘若没有寺庙,古树就没了生存的兴趣。古树在时光的沐浴下灵性十足,生命力旺盛。古树在废墟中演绎着生灵的歌剧,蓝天是背景,白云是观众。那些生机勃勃的古树不仅遮天蔽日,还像是在讲述着什么。在我眼中,一棵棵古树就是饱经沧桑的老者:春日照残砖,石雕对树眠,干高复壮硕,根硬且苍坚。翠叶撩飞鸟,虬枝挂野烟,观其犹老者,娓娓话当年。

  下午5点钟前,管理人员催促游人离开吴哥寺。我们依依不舍、慢慢行走,一直到回望5座圣塔突出在丛林上空,倒映在护城河中时,窒息的美感让我无力。后来,我一再回味吴哥寺、圣塔和其苍劲围墙,峥嵘楼阁;郁郁葱葱的树林挺立前后,芳草如茵,水中波影被夕照幻化出一个童话世界。

  我的吴哥行从极美的感受开始,在灵魂之问的促发下,回馈吴哥以热烈而深情的诗歌咏叹。我与吴哥极美的缘分发酵了,这些咏叹是对吴哥的真正拥抱。当拥抱变作永恒,此际一切皆已融化在落日的余晖中。

  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1月12日 07 版)

(责编:杨光宇、曹昆)

文章评论